()..,

    怎么会呢?”江筱扶着她在桌边坐下,“崔奶奶今天看起来精神好多了。”

    陈宝参也点了点头,“多吃点饭,身体好得快些。”

    林靖羽出来一看,发现了两张餐桌,崔将军和崔夫人,还有江筱,孟昔年和陈宝参,以及严刚六个人一桌,其他人都挤在了另外一张小饭桌边,顿时心里又有一股火苗腾地烧了起来。

    但是崔将军在家里,他也不好说什么。

    只是在看到严刚也在他们那一桌的时候,忍不住又想起了自己父亲。

    要是父亲在的话,至少父亲也能上那一桌吧?

    所以说,为什么不努力调回来呢?一定是他妈没有本事,又不能帮上忙。

    林靖羽胸中一股怒火怎么都发不出去。

    崔将军分桌,其实也是因为一桌实在是坐不下,还有,他看得出来,自己的女儿外孙早就已经惹了江筱不愉快了,他也怕他们凑一桌等会儿又弄出什么不高兴的事情来。

    怎么样也得让这一顿饭好好吃完啊。

    不过他一向是有什么事情就直接下令做,从来没有想过要好好地说,也没有解释的习惯,所以崔明兰他们也没有管他是怎么想的,只是觉得怒气冲天,却碍着他的威严不敢表现出来而已。

    这一顿饭算是好好地吃完了。

    饭后,江筱和陈宝参便一起为崔夫人做了检查。

    一老一小讨论起来一点儿阻碍都没有,让在一旁看着的崔将军也不由得有些感慨。

    “江筱这丫头能够遇到陈大夫,也是她的造化。”他看得出来,陈宝参是一直不遗余力地在教江筱,在指导她。

    孟昔年望着正倾听着陈宝参的话的江筱,点了点头,“陈大夫的确是对小小很好,当然,这也是因为小小值得。”

    值得陈宝参对她那样好。

    崔将军听了他的话不由一笑。

    “江筱这丫头的确不错,你小子是有福气。”

    “崔将军,这也是一种本事。”孟昔年说道。

    “哦?什么本事?”

    “发现宝玉的眼睛,还有一举把宝玉夺下的手段。”孟昔年说道:“在小小年纪还很小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她是最适合当我妻子的人选。”

    崔将军:“”

    臭小子,怎么不别得瑟死你?

    在人家江筱还那么小的时候就盯上她了,这是有多值得骄傲的事情?难道不是应该检讨自己的行为吗?

    “陈爷爷,那就是说,崔奶奶现在的身体已经没有病变的大碍,只是虚弱?”江筱问道。

    陈宝参点了点头。

    他心里是觉得相当震惊的,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因为崔真言去找他的时候是说崔夫人已经被下了病危通知,他们要去见她最后一面的了,那很有可能她的心脏已经有了大问题,毕竟她本来就有心疾。但是现在他却发现崔夫人的心脏完全没有问题,身体哪里都没有问题,就只是极度虚弱罢了。

    这样的虚弱,只要花时间好好地养身体就能够调理过来。

    他不说,是因为知道这一定又是江筱的功劳。

    搜狗阅读网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