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局长立即就跟手下说了几句,命他们立即就联系上当区的警察局,一起出动。

    孟昔年看着十一,又问道:“那个女人呢?”

    “那个女人我不知道名字,她算是我的上头,”十一说道:“她能够拿到药剂,但是我不能。”

    “那是一种什么药剂?”

    “药引子。”

    “什么药引子?”

    “就是......”十一突然轻笑了一声,“你们不是已经找到了声段仪了吗?其实除了声段仪的触发器,还需要那种药引子,否则可能会误伤到别人,反而会坏事。药引子的作用就是令声段仪的作用目标确定。”

    药引!

    孟昔年神情一凛,与魏局长对视了一眼。

    “也就是说,当时首长在赖研究员那里喝的那杯茶果然有问题?”

    看来是如此。

    “那种药剂,还用在哪里了?”

    “这还用问吗?你们有几个人出问题,自然就用在哪里了。”十一说道:“崔家,不是也有吗?”

    “崔将军和崔夫人,你们是把药引子用在了哪里?”

    这么说来,崔将军和崔夫人自然也是喝过这个药引子的,可是这一点他们真的没有查出来。

    “小木啊。”十一说道:“拿点东西神不知鬼不觉地让她带进崔家也不算太难。”

    “小木是你们的人?”

    “那倒不是,她自己都不知道。”

    “是谁?”

    十一抿了抿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负责找人,找合适下手的人,确定他们平时做的事和路线,找到可以下手的时机,然后接下来的事就不归我管了。”

    “也就是说,赖研究员和小木,是你找到的可以下手帮你们带这些药剂进去,并确保能让首长和崔将军喝到嘴里的人,他们的路线,他们做的什么事情,还有适合下手的时机,都是你干的?”

    “......是。”

    “赖研究员的妻子呢?有她在,难道还需要你来确定这个人?”

    “他的妻子,是在我确定了这个人可以下手之后,才被拉进来的,这件事情不是我办的。”

    魏局长的脸色发黑,“你知道因为你挑中了赖研究员,他因此事而死掉了吗?还有小木,如果不是...这姑娘也有可能因此而死。”

    也就是说,她挑中的人,都会在不明不白之中成了他们的帮凶,最后也被杀掉。

    “你明知道会有这种结果的吧?”

    十一猛地狠狠地瞪向了他们,双眼发红,犹如一头受伤的小兽。

    “我如果说我不知道,你们会相信吗?我怎么知道他们会死?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们都有自己的任务,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之后别的事情都不能插手不能询问不能管!我本来完成了任务早就应该离开京城的了......”

    孟昔年淡淡地打断了她,“那你为什么不走?”

    十一一愣。

    她一下子就愣住了。

    对啊,她为什么不走?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也不知道跟他们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如果说,她突然觉得京城这一座城市让她莫名地眷恋,让她有点儿不想离开,他们会相信吗?

    许久,十一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