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倒也未必,”江丽婉道:“据说江夫人有极高的艺术鉴赏水平,当年也是才女一位,能入她眼的,想必都是各有特点的。”

    江老太爷和江六少对视了一眼。

    这江丽婉一直纠缠着江夫人的事情,到底有什么目的?

    江丽婉这时候看了温云君一眼,说道:“是这样的,我那大女婿不是要办一个报社吗?他们的报刊是艺术类的,有个副刊是名家作品风采,也有一些是古画古玩的介绍,当然,可能也会有些珠宝介绍,这第一刊想造得声势大一些,准备在第一份报出来之前先办一场展览造势。”

    这是开始说她们今天过来的真正目的了?

    “云君,你来说吧。”

    “是。”温云君接过了话,“到时候这场展览,我们会跟各界人士借出最特别最有价值的展品,每一位借出展品的人士都可以获得一年的报刊,还可以获得君丽服饰商行专人定制的十二件服饰,报刊会连续十二期为其做一篇专访。”

    江筱挑了挑眉。

    这是当真要搞得声势浩荡啊。

    现在开报社就有弄得这么大的了?

    还是说,因为马寒山和温云君都留过洋回来,所以观念比较先进?

    抛开对他们的印象,江筱倒是觉得这个做法还不错,可能可以让他们的报纸档次提高,到时候那些稍微有头有脸的都会订阅报刊,也有可能拉到大单大单的广告。

    “昨天我不是说过吗?想请六少和江筱小姐一起做一篇专访,其实还有一个请求,希望能够借出江夫人收藏的几幅画用作展览,到时候也算是江家三代的一次合聚,想必也能够引起轰动。”

    温云君的话让江六少和江筱同时皱了皱眉。

    江六少的食指在桌上轻轻叩了叩,问了一个问题:“既然是报社的事,不知道今天马先生为何没有一起过来?”

    温云君说道:“其实这报社是我与寒山一起合作的,我母亲也有投一部分资金,所以我们过来也可以作主,再者,昨天晚上我看江筱小姐对我先生好像印象不高,所以就让他不要过来了,免得惹江筱小姐生气,当然,我先生其实人不坏,要是有什么得罪了江筱小姐的,我在这里替他陪个不是,还请江筱小姐不要与他计较,以后有什么合作机会,我们也可以不让他出现,由我来负责就行了。”

    这温云君说得可以算是够实在了。

    如果不是江筱昨晚已经去听了他们墙角,还真会觉得温云君是一个光明磊落又大大方方没有什么心计的女人。

    当然,她在男女关系上怎么玩,夫妻之间怎么相处,可能都跟她的人品关系不大,但是这样一直戴着面具的,怎么可能当真光明磊落?

    更何况,他们提出来要借江夫人的藏品去展览这一件事就让江筱觉得很是可疑了。

    江筱轻声一笑,说道:“温大小姐言重了,不过是一面之缘,说什么得罪不得罪的?不过,我和爸爸其实不太想上专访了,毕竟我们都忙,而且,你们报社是在平州,我们家是在d州,我更是住在京城,要是我们答应了你们报社的专访,以后只怕是不太好拒绝别的报社。”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