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筱脸色苍白,觉得在刚才那一瞬间全身冷汗。

    因为她感应到平安符图碎了。

    平安符图碎了,说明戴着符图的人有了生命危险。

    而且这一次,这感觉来得如此强烈,就好像——

    不止一张平安符图碎了一样。

    江筱整个人都不好了。

    孟昔年和六少的身上都不止一张平安符图。

    但若是一张碎了都不够,第二张又再碎了,这说明他们肯定是处在极为危险的境地。

    就在这时,她又再感觉到了第三张符图碎了。

    江筱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江筱,怎么了?”

    虽然夜色昏暗,但是丁海景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

    “老丁,我离开一会,你先找个地方休息,我们都走了这么久了。”

    “内急?”丁海景只想到了这个原因。

    他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问的,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可能会有歹人,当然要问清楚。

    江筱含含糊糊地应了,转身就跑开了。

    她心里实在是紧张不安,一时间想不出来什么借口跟丁海景说,也没有那个解释的时间。

    等跑开了一段,江筱才发现自己因为过度的不安和紧张,双手一直在抖。

    她拿了传信符图和笔出来,分别给孟昔年和江六少写信。

    两人的信都只是一个问号。

    事情紧急,她根本就不想浪费半点时间。

    写了信之后她就屏着呼吸盯着传信符图,看看是谁回了信。

    很快,六少回信了。

    “小小,怎么了?”

    一看到了六少的字迹,江筱瞬间就确定了,是孟昔年那边出了事。

    而且孟昔年也没有回复她。

    她根本就来不及给六少回信。

    马上就打开了千里符图。

    管不了那么多,她要去找孟昔年!

    万一他真的出了什么事呢?

    但是千里符图还没有完全打开,她身边突然气流一动,有两道身影瞬间破空而出,跌落在她的脚边,还压到了她的脚背。

    这可是晚上。

    又是在山里。

    周围黑色树影幢幢,风吹过,有些树叶沙沙响,突然间有东西摔落在她脚边,要是没有什么胆子的,这会儿该失声尖叫起来了。

    但是江筱在这一瞬间就想明白来,立即自己紧紧地闭上了嘴巴,手里很快就拿出了一支小小的手电筒,朝脚边照去。

    她看到了两个人。

    一人脸朝下,一手紧紧地揪着另一人的衣领,五指因用力而泛起了青白。

    被他抓着的这人长着短短的八字胡,方脸,眼睛一片青肿,看着就是个不太好相与的人,现在好像是晕了过去。

    江筱立即弯腰把脸朝下的人轻轻翻了过来。

    她咬着下唇,心里当然已经知道,除了孟恶霸,还有谁能够带着人突然间来到她的身边?

    但是把他翻过身来,她一看到他的脸又差点儿失声叫出来。

    哪里还能看出来孟昔年原来的模样啊?

    他脸上一片黑灰!

    “昔年哥!”

    江筱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手沾到了那一层黑灰,还有泥土。

    这是......

    炸药?

    江筱心中惊骇,只怕他是受了重伤,不敢迟疑,赶紧把两人都送进了空间里。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