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

    当年,崔真季和崔真初小的时候,他们都还曾经寄望着,等到兄妹俩长大了,这种可怕的相斥就会减弱,直到再也没有了。

    没有想到都已经过了三十多年,这种相斥现象竟然还存在着。

    “嗯,但是好像是减弱了一些,你看他们今天晚上也能够呆在一个院子里,只是离得远一些。我问过真季,他说就只有一点儿头晕,但意识清醒,晕眩也不严重,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崔真言这才真正相信了这件事情。

    与崔真季有相斥现象的,除了崔真初,世上应该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也至少不用分开太远。”

    “嗯。”

    崔真言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蓦地笑了笑。

    “真是没有想到,江筱竟然成了我的外甥女。”

    崔盟督也笑了起来。

    “这个外孙女,我相当喜欢。你记着,回头也跟老二说一声,以后有什么事情护着她,别让外人欺负了她!”

    他崔正浩的外孙女,怎么能够让别人欺负了?

    现在想到了江筱以前过的日子,他都心疼了。

    还有,听说孟家当初还看不上她来着?

    哼,要不是孟昔年这小子还不错,对江筱也好,他还真饶不了孟家。

    一想到当初孟朝军来找他,说他的病好转了,要回工作岗位,他竟然还答应了,把那么大的项目交给他负责,孟盟督心里就有些窝火。

    崔真言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爸,就江筱那样,谁能欺负得了她?以前她不是崔家人时也没人敢欺负她啊。”

    “那是你不了解。”

    崔盟督冷哼了一声,“别人欺负了,她只是还击罢了,你看着她张牙舞爪的,像是不好欺负,那还不是因为先有人欺负她,才逼得她像只小老虎?”

    所以说到底,还是有人欺负她。

    崔真言:我竟无言以对。

    崔盟督又说道:“别的不说,这一段时间她在西都,蓝家的人没有欺负她?”

    崔真言想到之前自己刚到蓝家时看到的那一幕,一时间又无言以对。

    “以前咱们崔家是低调,我一直都跟你们说,认真工作,低调做人,不拿人心来经营圈子,踏踏实实地生活。”

    崔盟督说道:“但是现在我想告诉你们的是,人生在世,不进则退,当长辈的便是要护着小辈,在他们羽翼未丰之前,既要训练他们,也要适当地替他们遮风挡雨,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

    “回头你也跟老二老三说说。”

    “是。”

    崔真言想了想又问道:“爸,今天您怎么不让明兰明珊也一起去......”

    这事要是让崔明兰崔明珊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闹。

    说来也怪,他们三兄弟对江筱的印象都是挺好的,为什么明兰明珊就是不喜欢江筱?像是跟她犯冲一样。

    崔盟督摇了摇头。

    “今天晚上,黎汉中江映琼在,孟家人也在,以明兰明珊的性子,你觉得她们能够安安稳稳地把饭吃完不闹事?要是她们在席间对江筱说上一句难听的话,黎汉中能饶了她们?孟昔年能饶了她们?”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