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的是

    崔盟督这个时候也看得出来江筱是有些心虚了。

    他们都认定她应该是偷溜出去干了什么坏事,毕竟如果不是什么不好说的事,她何必否认?直接说就好了啊。

    “我真的就是睡过头了,睡太沉了。”江筱有些无力地辩解,但是众人都宁愿相信她是溜出去了,她也觉得没有办法。

    “要去做什么事情跟家里说一声,这么偷偷摸摸地干什么?”崔盟督在吃饭的时候还教训着她。

    江筱无力地支着脑袋,一双拿着筷子拨着碗里的菜。

    她找了个机会让孟昔年离开了。两人被这么一通闹,之前的那种震惊反倒是淡了不少。

    她现在脑子里想的全是贺棠。

    原来贺棠也是ask研究所的人吗?

    现在研究所已经被孟昔年他们端掉了,那么贺棠是漏之鱼,还是说她就是研究所另外一支势力的人,那一支一直都还藏得很好,并没有太多人直接被逮住。

    如果说她是另一支的人,那也就说得过去了。

    龙王那一支一直都没打算要她的性命的,就算是这一世也一样,如果龙王他们一开始就想要她的命,可能会有不少机会。

    但是他们一直都是想抓她回去做研究。

    前世可能也是这样。

    而另外一支势力却是要她的命。所以,在那些人要抓她的时候,贺棠隐藏在其中,趁乱要了她的命!

    可是她跟那些人,跟贺棠他们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一定要她的命?

    现在江筱终于知道了前世推自己下楼的那个始作俑者是谁了。

    她心里有些晕沉沉的。

    “盟督,我敬您一杯。”何战端起了酒杯,举向了崔盟督。

    崔盟督看向江筱,“怎么样,丫头,外公可以喝酒吧?”

    “少喝一点。”江筱回过神来,“让何队长干杯,您随意。”

    何战:“”

    之前还是喊他战叔叔呢,现在又是何队长了?

    “好,我干杯,盟督,您随意。”

    何战一仰头把那一杯酒一口喝了,然后自己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小何,吃点菜再喝,别还没开始就把自己灌醉了。以后你们爷俩还有的是机会能喝。老崔,你说对吧?”崔夫人有些担心。

    “对,以后还有机会。”崔盟督点了点头。

    江筱想说,何战远在西都呢,哪里有什么机会?

    这一次要不是蓝二爷让他过来接蓝三回去,何战估计都没有什么机会回到京城了,毕竟是负责蓝家安全的保安头头。

    但是看着崔盟督的神情,她忍住了,没有给他们泼冷水。

    何战又端起了酒杯,对崔夫人道:“夫人,这一杯我敬您,您喝茶就好。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错,还请夫人见谅。”

    说完他又一口把酒干了。

    然后再次倒了一杯,这一次是看向了江筱。

    江筱指着自己,“不会吧,难道何队长还想敬我一杯?”

    年纪上,说不过去,辈分上,说不过去,好像都说不过去啊,怎么就轮到他来敬她酒了?

    “这一杯敬你,也请江小姐好好地照顾二位老人,辛苦了。”何战果然是敬她的,同样一口干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