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筱想想也对,便看了葛得军一眼,“那舅公您一个人在这儿等等行吗?”

    葛得军挥了挥手,“行,怎么不行?我也累了,正好抽根烟休息会,你们去吧,别急。”

    姜筱和徐临江就赶紧往村子里赶。

    可是她并不知道赶牛车的家在哪里,只好先回家去,准备让外婆带着他们一起去找。

    结果一回去,姜筱伸手一推门,门没锁,一推就开了。

    她下意识地往隔壁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宋喜云准备趴院墙往这边瞟,顿时就挑眉喊了一声,“大舅娘,你这是又准备翻我家院墙来听墙角呢,是不是?”

    宋喜云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憋了一天,刚刚忍不住要来看姜家是谁在呢,就被姜筱逮了个正着。

    她心里一慌,脚就拐了一下,哎哟一声跌坐在地上。

    脚踝一阵钝痛,让宋喜云也恼了起来,爬起来就瞪着姜筱大声道:“姜筱,你咋说话的?谁翻墙了?这院墙也不是你家的,两家共一堵墙,你们那边,我们这边,你还不让我趴自家墙头不成?”

    “那你的眼睛倒是别黏糊到我们家堂屋门口去啊!”姜筱不客气地又顶了她一句。

    就在这时,在里面听到了姜筱的声音的赵鑫跑了出来。

    “嫂子!你终于回来了!”

    这一句话犹如一道天雷,青天白日地当空毫无预兆地劈下,顿时就把所有人都给劈傻在了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