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得军和徐临江都见识过何来娣的剽悍,一见她冲进来,早已经下意识地挡在了自家媳妇面前。

    姜筱听着她嚎叫,眼神冰冷。

    “伯嫲,我二舅死了?”

    何来娣一听就跳了起来,指着姜筱骂道:“呸!姜筱你个恶毒贱货!你这是在咒我儿子?”

    “怎么是我咒他?不是你一来就跟哭丧似地嚎吗?”

    什么可怜的保河哎......

    下一句不该就是接着:你死得可真惨啊......

    围观的人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可不是吗?

    这老太太可真像是在哭丧。

    姜松涛这时才低喝了一声,“行了!闹腾啥?咱不是来问问老二,昨晚听到保河的叫声,咋没上楼去瞧瞧的?”

    姜筱眸光越发冰冷了。

    刚才姜松涛就一直不出声,看着何来娣辱骂他们,等到觉得她丢了面子落了下风了,又及时地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