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大哥?”

    纪德生和何来娣异口同声,很是纳闷地看着姜筱。

    余春雨愣了,“怎么了?姜大哥我也见过的啊......”

    姜筱一头黑线。

    当时,早餐铺的老板娘把余春雨拉过去,孟昔年被相亲的时候,她还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跟他会真的成了未婚夫妻,所以那个时候她还是抱着看戏和揶揄的心情的,在余春雨误以为孟昔年是她大哥的时候,她也觉得毕竟是陌生人,没有必要多解释另起麻烦,所以没有澄清。

    可是现在却发现这事有点微妙了。

    她还以为余春雨当时能够看得出来孟昔年的态度,明明他对她没有半分感觉啊。所以这种就算过去了,却没想到余春雨竟然还对他念念不忘。

    “姜筱她妈就生了她一个,当然,我是说,我们知道的就这一个,”何来娣冷笑着道:“至于她跑到外头去还有没有勾上别的姘头,有没有再生,那就不知道了,不过,就算是生了,那也是姜筱的弟弟妹妹,她哪来的大哥?”

    “啊?”余春雨震惊地看着姜筱,觉得何来娣这话的信息量有点大。“那,那,姜筱,上次跟你在一起的那个,那个当兵的呢?他不是你大哥?”

    “哈!当兵的?那就是她男人!跟她定了亲的!你可小看了这丫头了吧?别看她才十三,那勾男人的本事,那可是......”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把何来娣的下半名话给拍断了。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