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筱转过身来,看了那个女人一眼。

    刚才她没有细看,现在知道她就是前世那个下场悲惨的女人,姜筱看着她的目光不免就有些复杂。

    她这目光让邹小玲看到了,她一急,就冲着姜筱叫道:“你,你是她家的人是不是?你回去跟她儿子说,让他死心吧,我是不会嫁给他的,让他管好他娘!德生,咱们走!”

    邹小玲拉着纪德生就跑。

    纪德生一步三回头,看着姜筱,目光有些忧伤。

    何来娣说她订亲了,这是真的吗?

    她怎么就订亲了呢?

    “姜筱你是要坏了你二舅的亲事啊!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恶毒鬼......”何来娣又嚎了起来,但是她这会儿还坐在地上起不来,手臂也还是麻的,只能干嚎着。

    姜筱再次朝她挥了下拳头,她的咒骂场嘎然而止。

    真是倒霉,出来一趟遇到了这么几个糟心的人,简直是坏了她的好心情。

    还有那个邹小玲,姜筱刚才本来是在想着,她是不是要做点什么事改变她的结局的,毕竟都是女人,那种欺辱,姜筱是绝对不愿意看到再次发生在邹小玲身上的,可是邹小玲跑得快,而且这一世,姜保河也已经被她砸废了脚,应该是再不能出来犯事了,邹小玲这一世的命运应该已经改变了才对。

    只要她不去老姜家,不单独去见姜保河。

    姜筱想到这里又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