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崔小福,性格,就是,就是......”

    刘国英挥了挥手,“内向,胆量小,以后多练练,你当文娱委员吧。”

    那个叫崔小福的圆脸女生差点晕过去。

    老师啊!明知道她内向胆量小,为什么还叫她当文娱委员?

    这是不是也太草率了!

    一时间,班里议论纷纷。

    只有姜筱笑得双肩抽动。

    很多同学站起来做了自我介绍,等到姜筱的时候,她站了起来,直接道:“老师,我叫姜筱,爱好绘画。”

    绘画?

    刘国英眼神一动,定定地看着她。“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爱好?不是喜欢在小人书上临摹几个小女孩就叫爱好。”

    “我知道。”姜筱也没有多废话。

    她已经决定了,不管怎么样,都要再次拜在刘国英门下。

    前世她是个完全不合格的学生,希望这一世能有机会弥补。

    刘国英示意她坐下。

    等到所有同学都介绍完了,新委派的班干部们跟着去办公室搬书,后面的男生才走了过来,拉开板凳坐了下来。

    现在的学校,并不是一人一套的桌椅,而是两位座,长板凳,一条板凳坐两个人,真正是能画三八线的木头做的课桌。

    余杭坐下之后侧身对着姜筱,伸手戳了戳她的手臂,道:“喂,认识一下吧同桌。你叫姜小?大小的小?”

    “竹攸筱。”姜筱把手臂挪了挪,瞥了他一眼道:“余杭同学,希望你改一改说话之前用手指戳人的习惯,至少我不喜欢你这个行为。”

    余杭怔了一下,随即就笑了起来。

    他一笑,那双桃花眼便更加生动了,带了勾子一样。

    这个男生,等过几年一定会伤不少姑娘的心。

    席明辉就在与他隔了一条中路的另一组,正好听到了姜筱的这句话,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终于有女生不买你的账了!阿杭,脸疼不疼啊?要是实在受不了,咱们换座位吧!”

    “滚。”余杭看也没看他,长腿就踢了过去。

    余杭看着姜筱,还是笑着,“行行行,我尽量改,不过,要是一时改不掉,同桌,你就忍忍呗,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亲同桌啊!”

    周围的同学听了这话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人开始转过头来跟余杭和席明辉说话,席明辉倒是挺健谈也挺阳光的,把他们的老底卖了个干净。

    原来他们还是表兄弟,同一年出生,余杭要长两个月。

    两家住得近,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打架一起打球一起上学,也上了同一所高中。

    “那你们该不会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一直是同桌吧?”一个女生眨着大眼睛问着余杭,“如果这样的话,要不要让姜筱跟吴建坐一起,让你们继续同桌?”

    她是在第一眼看到余杭就怦然心动的,看到余杭跟姜筱坐同桌,心里有点儿酸溜溜的。

    要是能让姜筱换个位,让余杭和席明辉坐一起就好了。

    当然,余杭要是能跟她同桌最好,可是她也不好意思明着说出来啊。

    “相反,我跟他从来没当过同桌。”余杭说着又看向姜筱,“同桌这种事是讲缘分的,既然我同桌是姜筱,那就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