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女士,这事情你没有尽力啊。”男人吃了一块水果,推开了陈素娥,坐直了一些,这时才看向了陈开瑾。

    “王老板,我真的是已经尽力了,这事素娥和小章都是知道的啊。”陈开瑾有些坐立不安,又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王老板,你看能不能这样,我丈夫也快回家了,要是他发现我不在家,肯定会疑神疑鬼的。今天我先回家,过两天我再过来跟你好好解释解释,行吗?”

    说着,她给了陈素娥一个眼色。

    陈素娥有些无奈,又娇软地朝王老板依偎了过去,道:“王老板,我姐真的没有骗你,都是那个姜筱太可恶了,她就是不跟我们来啊,真是机灵得跟什么似的。”

    王老板冷笑一声。

    “她要是个蠢货,白老能那么信任她?我都跟你们说过了,这个小姑娘厉害得很,她可以自由出入白老所居住的老宅,肯定不是一个好蒙骗的。结果你们还是看低她,估计就是去把她当小孩子哄吧?”

    “我们也不认识什么白老啊,所以王老板你之前说的那些,我们还的确是不太相信......”陈开瑾很是坦白地说道:“不过现在是知道了,可也不是已经完全没有机会了。这样吧,这事我回去跟我丈夫说,让他想想办法?”

    王老板皱了皱眉。

    “不需要。你先回去吧,记着,不要跟你丈夫提起这件事来,等我想到办法再通知你。素娥,去吧,送你姐出去。”

    王老板挥了挥手。

    陈素娥起身送陈开瑾出去,到了门外,就被陈开瑾给拽到了一旁。

    “素娥,你怎么没有跟我说过,你跟那个王老板是这种关系?”陈开瑾皱着眉,有些怨其不争地掐了她一把,“这王老板看着都四十多岁了吧?家里能没有妻儿?你这么跟着他,以后怎么办?妹夫也才过世没多久,你这么做要是让他们家人知道了,他们也不会饶了你。”

    她之前是完全没有想到陈素娥竟然跟这王老板混在一起了。

    陈素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也要他们敢来找我啊,王老板手下这么多人呢,他们敢来纠缠?我现在是一个人一身轻,跟着王老板也能吃香喝辣的,还能住这样的漂亮房子,出门还能坐小车,去商场买东西也有人付钱,哪里不好啦?”

    “可是,被人知道了,名声能好听?”

    “姐,名声能值几个钱?他们不过就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陈素娥用手指卷了卷自己的一缕头发,对陈开瑾说道:“不过,姐,咱们姐妹俩现在可是互相帮助啊,你看,之前你要借那么多钱,我给你拉了王老板这条线,钱你可是拿去了,本来以为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还得清的,现在知道姐夫还有那么个外甥女那么值钱,这可是你不费劲还清王老板那五万块的好机会,你可得抓紧了。”

    “我哪里不知道要抓紧。”

    陈开瑾闻言皱紧了眉。

    “你这事办好了,王老板肯定会觉得我也有些用处,以后还能对我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