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清珠一想到要住到华明县一辈子,还要跟况侃之断绝关系,心里就一阵阵跟刀割似的。

    她哭着叫了起来:“你们怎么能这样逼我呢?”

    为什么都不谅解她?

    她最痛苦最难熬的时光,都是况侃之陪着她度过的,况侃之对于她来说,是恩人,是亲人,是最不可割舍的人,是能够让她有安全感的人,为什么要逼着她跟他断绝来往?

    他们怎么能够这么狠心?

    “时间快到了,要选赶紧选。”

    姜筱对于她的眼泪漠视。

    况侃之在看到姜筱的那一刻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他最失策地是没有想到姜筱会在这个时候回来,本来应该先搞定姜松海和葛六桃的,后面的事就好办了。

    但是,姜筱既然在这里,这个计划就一定是没有办法的。

    现在让他放弃姜清珠也不可能,他自认对姜清珠是有真感情的,他也享受着她全身心的依赖。

    而且,要是他现在放弃,以后事情就真的没有回转的余地了,还不如继续把姜清珠抓在手里,也许以后还能再找机会从姜松海跟葛六桃这里下手。

    这么想着,他就紧紧地握住了姜清珠的手,一副不愿意放开她和给她力量的样子。

    “五,四,三......”

    姜筱开始倒计时。

    葛六桃紧紧地看着姜清珠。

    这边是亲爹娘和亲女儿,那边是无名无份的男人!

    难道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吗?

    姜松海也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他也想问,这有什么可犹豫的吗?

    在姜清珠听来,姜筱的声音却是那么冷漠冷酷,冷得让她心都在颤抖。

    “一,时间到。说着,你的选择。”姜筱漠然地看着姜清珠。

    姜清珠哭倒在况侃之怀里,“我,我不能没有侃哥......”

    姜松海往椅背重重一靠。

    葛六桃眼角渗出了泪水。

    她不能没有那个男人,这意思就是,她能够不要爹娘女儿。

    虽然他们这么逼她选择,有那么点残忍,但是,这本来就是她该做的选择!跟着那个男人,他们根本过不去道德那条线!

    “这是你的选择,既然如此,你可别后悔。”

    姜筱的话音刚落,孟昔年想到了什么,眸光一闪,他瞥了姜清珠一眼,垂下了眼眸。

    况侃之终是带着姜清珠离开。

    姜松海和葛六桃足足有两天没怎么说话。

    但是,他们看着姜筱的眼神却是内疚和心疼的。

    姜筱也不想总在家里看着他们这么情绪低沉,知道这事情他们总需要时间来缓解和调节,她也帮不上忙。

    之前做的那个让步,已经是她的底线了。

    她索性就带着王奕到处吃喝玩乐去,把m市逛了个遍。

    孟昔年是没有办法一直陪着她们,不过,他找了个机会,让她们到营区里去了一趟,还真的让王奕见了好几位出色的军人。

    姜筱在一旁笑得弯了腰,王奕却是窘得手都不知道要放到哪里去。

    “嫂子好!”

    “嫂子好久不见!”

    与她一入了军营就紧张不知所措相比,姜筱走到哪里,都有人向她敬礼,声音洪亮地打招呼。

    还有几个一看到姜筱就兴冲冲地问她什么时候再来切搓切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