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褚亮曾经跟他说过,这个江六少,长得十分俊秀。

    年龄也差不多对得上。

    但就是有一点,他们要找的江六少,并不是一个智加油力低下的人,而是一个当真才华横溢又温文尔雅的天才。

    所以,这一点最最重要的,根本就对不上。天才与傻子?

    可即使如此,姜筱还是想要问问褚亮,因为除去智力不等这一点,他们两个人实在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以,会不会褚亮在查找江六少的时候,有一些她生父的信息被混在一起了呢?

    比如说,有些人看见的,其实是阿六,但是因为外在条件太过相似,所以把他当成了江六少的线索,报给了褚亮?

    所以,现在姜筱也想要找找江六少,也许会有一些穿插在江六少资料中的线索也可以一起用用。

    褚亮有些为难地道:“夫人没有给照片啊,我记得当时说了,六少的照片,都在江老太爷那里,实在是不方便取出来的。夫人也不敢轻易去开这个口。”

    他顿了顿说道:“江六少当年实在是才气斐然,是老太爷的心头宝,而且我听说,六少出生的那一个月,本来d州阴雨绵绵了一整月,六少是在早晨出生的,出生的时候,正好天色大亮,阳光金灿灿照亮东方。”

    “该不会还跟祥瑞扯上关系吧?江家会这样迷信?”姜筱睁大了眼睛。

    褚亮道:“江家是这么说的,夫人说老太爷很信这一点,说他以前曾经找高人算过,江家终会有一大劫,但自家有贵人能平定风雨。所以,老太爷就觉得,六少就是江家自家的贵人。六少失踪之后,老太爷像是一下子被抽空了精气神一样,现在就是撑着一个信念,总能把六少找回来的,所以,江家所有人都不敢轻易提起六少,除非是有他的好消息。”

    姜筱叹了口气。

    如此说来,江六少还是江老太爷活下去的精神支柱了?

    这么一来,她哪里敢强求要江六少的照片?

    更何况,她已经见过首长的了,首长也许以前认识的江六少,既然他都没有觉得她与江六少相似,那个江六少就肯定不是她的生父了。

    这个时候,姜筱几乎已经肯定了这一点。

    所以,她只能想着一个办法,就是从江六少的线索中看看能不能找到阿六的信息。

    她对褚亮说道:“好吧,褚大哥,那你能不能整理一下你这么多年找六少的线索和信息,到时候给我一份?”

    对于她这个要求,褚亮觉得有些不解:“姜筱,你也想找六少吗?”

    姜筱道:“我想找找我的生父,他和六少之间可能会有一些交叉的线索。”

    但是,姜筱也实在是不敢想像,自己的生父会是江家六少。

    也可以说,她是很排斥这个推测的。

    江家,d州江家,前世害死她的仇人的家。

    她曾经想过,这一世要让那个老人一无所有,一败涂地,甚至,家破人亡。可是,若江六少是她生父,她难道还报复自己亲爷爷一家?

    幸好,幸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