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叔,”姜筱轻声叫他,现在她只能这么叫他。“你答应我,不要再勉强自己刻意去回忆了。到了京城之后,我会找一个很好的大夫帮你看看,到时你会好起来的。而我也想想平安镇泗阳村的事要怎么跟你说,好吗?我不着急,你也不要着急。”

    阿六点了点头。

    “小小,到了京城之后,我是住在你家里吗?”

    “是。”

    “家里还有什么人?你可以先跟我说说他们,我应该注意什么,到时候我才不至于闹笑话。”阿六指了指自己的头,道:“有时候,我这里还是会有些不好使。”

    姜筱鼻子一酸。

    “没有,没有别人,只有我一个人。”

    阿六惊讶地看着她,“你一个人?”

    “对,我在京城上学,美术学院,昔年哥买的房子,我周末回去住,平时就住在学校的宿舍里。但是你去了之后,我每天晚上会回家住的,家里离学校很近。”

    阿六赞赏地道:“你考上了美术学院?很厉害啊。我记得我以前也喜欢画画写字,只不过出来之后没有钱买画笔画纸。”

    他曾经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吧?

    那么,他的出生应该不低,小时候应该也是锦衣玉食。但是现在竟然说出了没有钱买画笔画纸这样的话来......

    姜筱心情有些复杂难言。

    “到时候我看看你的画,我家里有很多的画笔画纸,你可以用,想画多少就画多少。”她说道。

    阿六并没有如她想象中的那么欢喜。

    他微微皱了皱眉,看着她,问道:“小小,你的家境很好吗?我刚刚听你说,京城的房子是孟副团长买的?”

    “是......”

    “如果你的家境很好,那我就不说了,可是如果你的衣食住行都是花着孟副团长的,那我得跟你说两句。我不知道你和他之前经历过什么,所以你们之间的感情我没有资格多说,但是小小,我觉得你是个很聪明的姑娘,你不能够太过依附他,他愿意给你花钱可以,你得自己有个度,至少,他买的东西,你不能全部拿来与我共享。”

    说到这里,他微微有些苦恼地道:“我现在说得不好,但是,意思就是说,你得让他一直看得起你,以后你们才能够长长久久。”

    姜筱愣了愣。

    门被轻轻推开了,拎着小小药箱的孟昔年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我听到了刚才的这一段话。”他走了过来,把医药箱放在床上,然后看向了阿六,对他正色地说道:“你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好好地了解小小,她是一个很独立很坚强的姑娘,并不是一个只知道依附我的小花。所以,这个问题你不需要担心,我也跟你保证,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

    阿六看了他片刻,“你跟我保证做什么?一辈子那么长,你得好好一步一步一件一件来,不着急发誓,行动比誓言重要。”

    孟昔年一滞。

    他再一次觉得,自己这一位岳父,真的是不那么好对付。

    现在脑子还不行就是已经这样了,等他治好了,会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