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清江低头从她的领口望了下去,看到了一片雪白肌肤和两团的起伏,身体更是一下子有了反应。

    少女的身段,果然是动人多了啊。

    他觉得有些口干舌躁,又对叶婉青说道:“你这么聪明,肯定是知道我的意思的,婉青,我现在心里脑子里都是你,以后我一定跟家里那个黄脸婆离婚,我娶你,好不好?”

    “真的?你想跟我结婚?”叶婉青惊讶地扭着看向他。

    邓清江一直在等着她转过来呢,正好逮到了机会,唇压了过去,正好覆住了叶婉青的唇。

    真软,真甜,真美好。

    他有些控制不住,手紧紧地搂住了她,立即把舌头顶进了她的嘴里。

    叶婉青整个人都傻掉了。

    她无力地软倒在邓清江的怀里。

    邓清江将她的唇吮到微肿,几乎有些舍不得松开她。

    但是这里毕竟是酒馆,要做些什么事也不方便。

    他压下了身体里乱窜的邪火,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去租或买个小房子是迫在眉睫了。叶婉青现在还清纯得很,像她这样的少女,只要夺了她的身子,她就会对第一个男人产生依赖性,是他的人了,以后就会对他死心踏地的。

    而且,他是真的挺喜欢叶婉青。

    虽然有点儿作,但是正好,简单,一眼能看得清,好控制好哄。还有一点,这样的小姑娘在床上肯定也很能取悦男人。

    “青青宝贝,你真甜。”他在她的耳边哑声说了一句。

    叶婉青整个人都要埋在他的怀里了。

    经此一吻,两人之间算是正式捅破了那层暧昧的纸,亲密得跟恋人一般。

    “你什么时候去买房子啊?”叶婉青娇嗔地问他。

    “明天去好不好?”

    “还要明天啊。”

    “好好好,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出去找找看?”

    叶婉青立即就欢喜了,“好呀。”

    他们一离开,解兰娣才敢从一旁的小门出来。

    她脸色微白,忍不住吐了口气。真把她憋死了,刚才她是真的大气都不敢出啊。

    但是解兰娣到现在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她奶生病了,现在家里需要用钱,所以她又出来找个点事做。

    可是要找兼职的工作实在是难了,她找了几天才找到了这个酒馆的工作,听说酒馆一到晚上都会有些混混过来,可能还会对女员工动手动脚的,所以在酒馆工作,说出去不是那么好听,于是,解兰娣是谁都不敢说。

    叶婉青进来的时候她就看到了。

    为是躲着叶婉青,她就藏到了这角落的仓库门里,没有想到叶婉青别的位置不坐,偏偏也坐到了这个最角落的位置来。

    就在解兰娣不知道该不该出去,开着一条门缝在犹豫着的时候,邓清江来了。

    然后她就站在门后,把这两人说的话一句不漏地都听了进去。

    同时,还在门缝里看到了那让人脸红心跳的一幕。

    解兰娣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她怎么也想象不出来,叶婉青竟然真的跟邓清江有这样的关系!

    邓清江那可是比她们都大了二十岁的啊,而且,那可是姜筱的舅舅,还是一个有妇之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