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明显是在暗示,她做的所有的超越这个时代的技术上的革新都会给这个时代带来显著的变化。ω δwww..而这些幽谷来的人,是在提醒她,蝴蝶效应吧。让自己这个穿越来的人尽量不要试图去改变这个时代应该有的落后。

    但是,她也不能明明知道一个方法可以多救很多人,她却放着不用吧?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幽谷的人竟然没提吴名的事。

    回到苏府小憩了一下,醒来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刚端起饭碗,外面就来了通传,太子来了。

    苏鸾高兴的说,“太子准是来蹭饭的。加副碗筷来。”

    这边碗筷刚摆好,君青冥就跟着苏夙走了进来。心里怪责通传的也不说清楚,不过又想,好像父亲回自己家,确实也不用通传。

    苏鸾忙又添了副碗筷。

    三人坐下,君青冥便问,“锦贵妃是什么意思?”

    苏鸾道:“应该是幽谷的人怕你和父亲不答应交换条件,把这个条件散播了出去。锦老将军托人找了锦贵妃,主要是想让我帮着说话,同意赎回。”

    苏夙点了点头,“这是老锦的做派。他不止一次说过,如果我们能做出倭人刀那样的长刀来,一个军里只需要配一个营,那作战杀敌,便是无敌。”

    君青冥又问,“那怎么后来,你又跑去给父皇诊脉开方子抓药?”

    苏鸾道:“碰巧了。正好我也想看看陛下的身体。”

    君青冥问:“你不恨他了?”

    苏鸾心平静气的说,“他已经这样了。看着他现在的样子,我心里确实没有多少恨。再说毒已入骨,我也做不了什么。只是开了个方子能缓解病痛。”

    苏夙微微笑道,“小鸾,你很好。”

    苏鸾对父亲歉意的说,“父亲不会怪我吧。”

    苏夙摇头道,“不会。你做的很好。不管任何人,如果只活在仇恨里,那都是可悲的。”

    君青冥道:“那锦贵妃会不会故意?”

    苏夙摇头,“她不会。至少她不会在小鸾面前玩这个心思。”

    君青冥放下心来,又问苏鸾,“下午幽谷的拦住你,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苏鸾道:“其实没有实际的意思。大约就是一种善意的告诫吧。”

    “善意?”君青冥问。

    苏鸾点头道:“善意。”

    苏夙问,“吴名问你从哪来。是何意?”

    苏鸾知道父亲一定会问她,所以她也早就想好了答案,“大约是知道我流落街头的时候遇到过一些江湖术士,那些江湖术士说过一些关于灵魂转世的事。和这个吴名说的有些像。我也是凑着他的话,接话的。其实我并不知道,他话里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夙依旧微笑,“小鸾,父亲不管你有什么秘密。你都是我的好女儿。”

    苏鸾听着这话,眼睛发酸,低头“嗯”了一声。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反应明显就是做贼心虚。忙又抬头展颜笑道:“父亲说什么呢,我除了做你女儿,我还能是什么。”

    君青冥也凑了上来,“师傅,您是不打算要这个女儿,和我这个女婿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