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好久不见。ω δ..”

    荒之主淡淡的说道,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像是两个老朋友见面一样,完全不像是落入了两人的包围之中:“当年你和宇宙本源法则勾结,从他身上获得了巨大的好处,没想到今天你又和他联起手来。你们两个想做什么,真要重塑这个宇宙?”

    元之主沉默。

    宙之主则是警惕的看着荒,似乎有些忌惮。

    “荒,当年你偷袭宇宙本源法则,造成宇宙本源法则崩溃,以至于宇宙落到现在的局面,你难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当年那一战我们没能杀了你,让你又苟活了这么多年,但是今天也不晚。”元淡淡的说道,“今天你既然暴露了,那就别想活着离开,你必死无疑。”

    “杀了他!”宙之主此刻直接冷喝到,他看到荒之主,本能的就散发出了可怕的杀意。

    也就在这个时候,数道身影快速而来。

    空之主、玄之主、阳之主、生之主、血之主、兽之主,以及其他数位宇宙神。

    荒被团团围住,而荒却是一点都不担心。

    “都来了,好多的老朋友。为什么一见面就要打打杀杀的,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聊聊。”荒之主淡淡的说着,他一一的看过众人,但看到巨鲲之主等人的时候,微微颔首,“没想到那一战之后,神盟宇宙又出现了这么多的宇宙神。”

    “荒,你真的没死?”空之主声音冰冷,“我记得当年那一战,时之主可是用时间之枪,一枪刺穿了你的神国,把你的神体都给击碎了。那种情况,你怎么可能还活着,这不可能!”

    “神国被毁,神体碎了,这都没死?”阳之主也是有些惊讶。

    其他人尤其是参与了那一战的神主,也是很不解。

    至于像混沌之主这样的,则是有些畏惧的看着荒,根本不敢靠近。

    “你们有些想当然了,你们以为刺穿了神国,灭了我的神体,我就一定会死?”荒之主嘲笑起来,“那个时候,我已经锻造出永恒神国,而且拥有七阶神体,所以哪怕是我的神国破碎,我神国的能量也不会消失,而是会随着时间流逝,再次聚合起来。我的神体也是一样,变成了能量粒子,别人也无法吸收,最后都能重新聚合起来。可以说只要我的神魂不灭,我几乎就是不死的。不过时间之主是真的很厉害,他对我施展了时间封禁,让我的神魂都遭受了重创,差点真的就魂飞魄散了,最后我也是花了好长时间才再次复活过来。”

    “永恒神国,七阶神体,差不多一半的不灭神魂,你当时距离超脱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元之主淡淡道。

    “不错,只有一步之遥,就差灵魂也达到不朽境界了。如果我那时候偷袭成功,覆灭了宇宙本源法则,把宇宙本源法则给炼化掉,锻造出不灭神魂,我应该就能成功了。”荒淡淡说道,“只是可惜,我失败了,现在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回到了当初你们围攻我的那个时候。”

    “杀了他!”宙之主再次怒喝了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又是数道身影破空而来。

    “荒老大,你完全恢复了?”灭的声音传来,有些兴奋。

    “荒老大,我们来助你。”魔之主声音跟着传来,而后面还跟着八位暗神组织的宇宙神。

    “原来暗神组织的背后之人是你,我还以为是魔和灭。”元之主这时候似乎才想明白,“魔、灭,你们疯了么,当年你们也参与了围杀荒之主,你们觉得荒之主会放过你们?”

    “元,当年我们也是被你给骗了,你的演技真好。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保护宇宙本源法则,保护这个宇宙,可是事实上宇宙本源法则已经诞生了自己的灵智。宇宙本源法则为了自己不被消灭,他想要灭世,要消灭这个宇宙的所有生灵,重演纪元,而你就是他的帮凶。后来荒之主识破了你们两个的阴谋,这才悍然攻击的宇宙本源法则。”灭之主冷冰冰的说道。

    “什么,当初是宇宙本源法则要灭世?”这一刻空之主等人都是震惊不已,似乎不知道还有这种事情。

    “这怎么可能,宇宙本源法则为什么要灭世?”血之主更是懵逼,他也是神主,怎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自己该不会是一个假神主吧。

    元之主脸色阴沉:“荒,休要胡说八道,宇宙本源法则不会灭世。倒是你,如果不是你攻击宇宙本源法则,如今的神盟宇宙也不会落到这个局面。你这个人一心为了超脱,灭情绝性,才是真的要灭世!”

    众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听谁的了。

    最早的传言其实是荒要灭世,荒攻击宇宙本源法则就是证据。

    可是今天荒现身,反而说是宇宙本源法则要灭世,元是帮凶,这当年到底隐藏了多少的真相。

    荒笑了,缓缓道:“元,到了这个时候你就不要狡辩了。我今天敢站出来,自然是有十足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切。毕竟你们为了灭世的计划不被泄露,不是都联手把时之主给杀了么?”

    “元和宇宙本源法则杀了时之主?”

    “怎么可能?”

    “好像这么多年,战之主还有点消息,可是时之主真的没有了任何讯息。”

    ……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时之主死了,我们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察觉到。时之主察觉了元要灭世,他怎么察觉的?”生之主摇了摇头,“这些混蛋,完全把我们当成了傻子。”

    “不敢说话了,其实当年我复活之后,第一时间就被时之主找到了。原来时之主早就猜到自己可能杀不了我,所以提前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印记,这样一旦我复活,他就会知道。也就是在那时候,我把这些和他说了,而他当时也震惊的不像话,完全不能相信。他要去求证。可是在他去了不久,他的精神印记都消失了。他布置下来困住我的封禁,也随之消失了。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时之主死了,而且是被你们杀了。你们要灭世,时之主知道了这些,你们自然要灭口。我今天站出来,也正是要揭发你。”荒之主淡漠的说道。

    “难道这才是全部的真相?”空之主喃喃道,感觉自己完全被元戏耍了一样。

    “你真的杀了时之主?”玄朝着元怒喝起来。

    元深呼了一口气,他看出来了,周围的所有人似乎都认定了这个事实。

    他再怎么反驳,也是无用。

    元此刻笑了,笑的有些可怕:“灭世么,你们这样认为其实也没有错,可实际上还是有些区别的。既然如此,那今天咱们就在这里把一切都说明白了。其实事情还要从八千个纪元开始,那时候我们都感觉到了寿命大限,知道了宇宙神也有寿命终结的一天。当时大家都害怕了,开始寻求超脱之法。最终我们设想的超脱之法就是达成三个条件,一个是锻造出永恒神国,一个是把自己的神体提升到七阶,还有的一个则是拥有不灭的神魂。可达成这三个条件就真的能超脱了么,大错特错!根本无法超脱,因为上面还有宇宙本源法则,宇宙本源法则是大宇宙的意志,他不会允许任何人超脱的。你一旦超脱,岂不是凌驾到了他之上,想想就不可能。退一万步来说,宇宙本源法则想让你死,你就算是达成了三个条件,他只要把你的神国能量给分散到宇宙各处,不让这些能量重新聚集起来,你就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至于七阶神体更是一个笑话,灭世之火就能焚烧掉七阶神体,而最后的不朽神魂更是建立在这个宇宙的法则之上,只要宇宙本源法则改变了这个宇宙的规则,你的神魂也要随之覆灭。”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是心底一颤。

    连荒的脸色都变了,似乎根本预料到这些。

    达成了三个条件竟然也无法超脱,所谓的超脱不过是他们一厢情愿而已。

    “所以真的超脱之法是什么?首先第一步,还是要灭掉宇宙本源法则,对不对?”荒沉声道,“怪不得我攻击宇宙本源法则的时候,根本没有人阻拦,在我攻击了宇宙本源法则之后,你们才一道赶过来。元,你真的是好深的算计,我觉得是始祖算计了我,但是始祖自戕,把他的永恒神国都给了我,我就算是被他算计,也是心甘情愿。可是你竟然也算计了我,而且到今天我才发觉。”

    “不错,你攻击宇宙本源法则,毁灭宇宙本源法则正和我的心意,这样的话,都省的我出手了。”元淡漠的说道。

    “说起来我也要感谢你,你们觉得我是宇宙本源法则诞生出来的意志,其实我更像是宇宙本源法则身上的毒瘤,是宇宙本源法则的恐惧、恶念、私心等等的结合体。那个时候对于这个宇宙,我能掌控的也就只有不到十分之一,另外十分之九都还在宇宙本源法则的自我意志手里。你摧毁宇宙本源法则,其实也是帮了我,让我有了从宇宙本源法则手中解脱出来的可能。”宙之主跟着道。

    有的人已经明白了,这些年说是宇宙本源法则在和他们这些神主互相勾结,其实不过是宙之主这个宇宙本源法则身上诞生的毒瘤在和神主们勾结。

    “我还以为自己已经知道了当年的真相,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些,你们继续说。”荒此刻有些自嘲。

    “好,那我就继续说。如果想要永生,想要超脱,灭掉宇宙本源法则之后,接下来的第二步就是灭世,消灭掉绝大多数的生灵。原因很简单,这些生灵过度繁衍,会导致这个宇宙的能量和物质达到可以承受的极限,使得宇宙崩溃,也就是如今的这种局面。”

    “这就是真正的超脱么?当你的上面没有了能管控你生死大限的宇宙本源法则,这个宇宙也不会因为生灵繁衍过度而毁灭,你自然可以永生不死。”荒淡淡的说着。

    “当然,真的灭掉了所有生灵实在是太过残忍,而且这个宇宙如果没有了那些低等生灵,我们就算是高高在上,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圈养,当这个宇宙的生灵达到了一定程度,就收割一波,把这个宇宙推到重来一次,如此周而复始,我们高高在上俯瞰整个宇宙,可以成为真正的永恒神邸,这也是唯一一种可以真正超脱,真正永生的办法。”元说道。

    “这样真的可以永生不死,可以超脱?”血之主沉吟了一下,问道。

    “不错,只要这个宇宙不会被毁灭,到时候我们就能永生。我们的寿命,原则上等同于这个宇宙的寿命。”宙之主这时候缓缓开口。

    宙之主是宇宙本源法则诞生的意志,他的话似乎已经证明了一切。

    超脱之法原来竟然是这样,看似很遥远,其实到了今天已经距离他们仅有一步之遥。

    宇宙本源法则已经崩溃,他们相当于已经达成了第一步,缺的也就是灭世了。

    把这个宇宙推到重来,圈养全宇宙。

    “现在这个宇宙大半的宇宙神都在这里了。谁想超脱,谁想永生的,站到我这边来!”元淡淡道,“我们的寿命已经不多了,等着这个宇宙崩溃,或者等着新的宇宙本源法则诞生出来,到时候我们还是要死。我想大家修炼到如今的境界,应该没有人甘心就这么死去。”

    所有人沉默了,每个人心里都在思考着元的话。

    永生!

    超脱!

    他们追求的不就是这个么?

    “这样真的能够永生?”终于在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之后,有人喃喃着,打破了平静。

    他们这些宇宙神其实更加的怕死,比任何人都怕死。

    他们比任何人都渴望永生

    这就像是一个国家的皇帝,好比秦始皇一样,身居至尊之位之后,接下来就会无比渴望长生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