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手间里空无一人。

    林清晓站在洗手池前,定定地看着镜子里的她,心情特别的复杂。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喝酒喝多了的缘故,还是别的原因,现在林清晓的脸色有些淡淡的苍白,看上去没精打采的模样。

    她伸手揉了揉面颊,然后从随身带的小包里拿出气垫霜补了个妆,顺便扫了一点点的腮红,让气色看上去红润一点。

    然后,她努力的对镜子里的人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打起精神来,你也可以不在意的。”

    既然陆向宸可以装的跟个没事的人似的,她又何必要在意?

    她一样可以无视他!

    林清晓洗了洗手,在旁边烘干之后,准备转身离开洗手间。

    然而,她才刚刚一转身,就看到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了。

    陆向宸缓步走进来。

    林清晓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你……你进来干什么?这是女洗手间。”

    陆向宸把洗手间的门反锁上来。

    然后,他说:“我认识图标,当然知道这是女洗手间。”

    林清晓死死地瞪着他:“那你还进来?变态吗?”

    陆向宸又朝着她走近了几步,说:“晓晓,我有些话,想跟你单独谈谈。”

    林清晓冷哼一声:“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了,你放过我吧,现在既然我们两家是合作的关系,希望不要撕破脸,让彼此都难看。”

    陆向宸笑了笑:“晓晓,真没想到,你摇身一变,会成了竹家的千金大小姐……”

    林清晓嘲弄的笑道:“不然呢?所以我现在不是任由你欺负的灰姑娘了,你不能为所欲为了,觉得心里不平衡?”

    “晓晓,你不要总是这样针对我,我现在真的已经后悔无数次了,我只想跟你重新好好的在一起。”

    林清晓冷静的说:“拜托你搞清楚,结束了就是结束了,是没有希望再重新在一起了,你还是死心吧。”

    陆向宸走到了她的身前,高大的身躯带着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林清晓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紧张。

    她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几步,身体重重地撞在了身后干净漂亮的洗手台上。

    已经无路可退了……

    在林清晓的紧张不安中,陆向宸再次逼近一步,单手撑在林清晓身后的洗手台上,他身体前倾,以一种侵略的姿态面对她。

    他紧紧地看着她那双好看而又清亮的眼睛,低声说:“这次你外公跟我父母,都希望能撮合我们,所以这顿饭,其实是我们的相亲宴,他们希望我们能成为一对。”

    因为他的过分逼近,林清晓的心脏已经开始不安分的砰砰直跳。

    她紧张极了。

    然而表面上,她依旧是表现的若无其事:“相亲宴?哈,陆大少爷,您也快27岁了,不会一次相亲宴都没参加过吧?难道参加一次就要成一次?也对,像你这样的人,做得出来这种事。”

    “晓晓!”

    陆向宸真的被她的话给伤到了。

    自从跟她分手后的第二年,陆向宸就再也没有谈过一个女朋友了。

    他的心里,一直都忘不了林清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