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上洒满了豺狼人的血浆脑髓,它的尸体却不见了踪迹。 ̄︶︺sんцつww%w.%kanshuge.co维克多走上前去,仔细勘察现场遗留的线索,发现了一行皮甲战靴留下的足迹。不同于男士战靴的厚重痕迹,它形状纤秀,脚掌与脚跟之间有断纹,明显是最新款的半高跟女式战靴。顺着足迹,他看到一株矮树的树干上镶嵌着一枚红铜徽章,上面篆有展翅雄鹰的花纹。

    尼奥韦斯特?

    兰特帝国又叫雄鹰帝国,尼奥韦斯特正是以雄鹰为家族纹章。维克多取下红铜徽章,放在手心里掂了掂,目光追随足迹,望向矮树林的西侧,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场景:

    大约在20分钟以前,一位女骑士来到风牙的伏尸点,捡起豺狼人的尸体,用布包裹它的脑袋,防止血液滴落到地上,然后单手拎着风牙的尸首,走到矮树边,将尼奥韦斯特的家族徽章镶嵌在树干上,接着向西侧的矮树林外走去。

    她的意思是,维克多只要拿着这枚徽章去德凯泽伯爵的领的小教堂,和尼奥韦斯特皇帝见上一面,就能取回风牙的尸体。

    维克多脸色阴沉,内心恚怒不已,他讨厌被人胁迫,更讨厌在野外被人窥视。现在不是风牙值多少钱的问题,而是对方为什么能准确地找到他?维克多杀死风牙没多久,那名女骑士立刻偷走了风牙的尸体,说明她一直在附近目睹了战斗的整个过程,如果她当时想做点什么,后果难以预料。

    转念一想,维克多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手段。剑螳骑士团可以确定风牙的大致方位,他们派出一支由白银骑士组成的斥候小队,远远地辍着维克多和风牙。前些天,维克多察觉到米勒神父的护身符一阵发热,接着剑螳骑士就跟丢了一段时间,直到最近,他们才再次出现在战场的外围。那名女骑士只要跟着剑螳骑士的斥候小队就能确定维克多所处的范围。风牙的嗜血和维克多的苍蓝之刃都会扰动虚空元素,瞒不过高阶骑士的元素感知。但要清晰地感知元素变化,非得黄金骑士才行,也只有黄金骑士才能避开剑螳骑士斥候的耳目。

    人类国度的黄金女骑士少得可怜,尼奥韦斯特家族只有两名白银女骑士,还都是纳赫蒂加尔的嫡女,她们绝不会促成兰特帝国领与岗比斯和解。

    维克多想来想去,认为那名黄金女骑士只能是六大圣骑士家族的核心成员,也只有光辉骑士团特别想剥离尼奥韦斯特与纳赫蒂加尔的紧密联系。

    鸢堡同意兰特帝国领渡河南拓,兰特皇室才能下定决心与纳赫蒂加尔决裂。如果谈崩了,尼奥韦斯特还得抱着光明守卫的大腿。在双方达成共识之前,私下会晤必须小心翼翼,绝不能让纳赫蒂加尔有所察觉。

    这肯定是尼奥韦斯特家族与光辉骑士团合作的前提条件,所以枢机院和光辉骑士团才百般遮掩,不露半点马脚。

    可是,女圣骑士盗走维克多几十万金索尔的财富,胁迫他与尼奥韦斯特见面,未免太不拿兰德尔殿下当回事了。

    简直欺人太甚!

    好不容易打了只怪物,却被人摸了尸体……维克多心里就像吃了苍蝇般的难受。

    憋了一肚子火的兰德尔殿下直接就追了下去,没走多远,地上又出现了男式战靴的足印,他与女骑士并肩而行,彼此挨的很近,说明他们地位相当,关系亲密。

    圣骑士家族的黄金女骑士都有黄金圣骑士伴侣。维克多对黄金圣骑士不够了解,只知道他们号称有传奇阶的实力,他自认为应付一个绰绰有余,如果同时面对两个的话,就得慎重了。

    野外遭遇,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为了保险起见,维克多仗着熟悉地形,特意兜了个圈子,绕到一处山脊上,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静静等候目标出现。

    没过多久,一对男女进入了维克多的视线。那名女骑士棕发碧眼,容颜美丽,身材窈窕,腰悬长剑,穿着一件精致的女式龙蜥皮甲,上面没有识别家族身份的标记。男性骑士宽肩窄腰,身高1.95米,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犀皮甲,未佩戴武器,肩膀上搭着风牙的尸体。他看起来20岁的年纪,五官英俊,琥珀眼眸,有一头如血的暗红头发,那是尼奥韦斯特蛮族血脉的标志。

    维克多大感意外,尼奥韦斯特和岗比斯目前处于敌对关系,他在野外跟踪岗比斯的领主,可以视为不怀好意。这绝不是一个谈判的态度。

    兰特皇帝怎么会如此莽撞呢?他身边的女骑士是谁?

    维克多沉吟片刻,便开始仔细识别尼奥韦斯特的特征,呼唤风元素锁定他的信息,将其列为宿敌目标,然后隐没身形,感应尼奥韦斯特的举动。

    以他目前的精神力量,宿敌一次只能锁定一目标,风元素传回尼奥韦斯特的影像非常清晰,但他身边的女骑士则一片模糊。不过,直径2.6米的圆形区域内,空气振荡**-3转化为声音信号,让维克多能够“听”到他们的对话。

    “薇拉,我总觉得拿走兰德尔殿下的猎物不太好……”

    “哼,有什么不好的?我不这么做,他根本不会和你见面……我身为雷尔加雷尔的嫡女,去偷窃别人的猎物,还不是为了你?”

    “我……其实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挺好的?纳赫蒂加尔想让你去东部联盟,你觉得挺好的?艾德里安叔叔也这样想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兰特帝国领挺好的……”

    “你不要说了,乖乖听话就行……我们的孩子将来要继承肥沃的领土,而不是发配到东部联盟!”

    “好吧……薇拉,我觉得我们应该把风牙的尸体交给剑螳骑士,告诉他们这是兰德尔殿下的斩获……”

    “你……你怕了?”

    “兰德尔殿下是一位传奇,手段诡秘莫测,防不胜防,说不定他已经追上来了……可我并不害怕他。”尼奥韦斯特抿了下嘴唇,继续说道:“我担心他会用你胁迫我……总之,你要靠近我,我能保护你。”

    “呵呵,真是个乖弟弟,叫声姐姐给我听听。”

    “.…..薇拉,我比你大十岁。”

    “我不管……这里又没有外人,叫声姐姐,我有奖励哦。”

    “不叫。”

    “快叫!”

    “姐姐。”

    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主要是女骑士调戏情人,尼奥韦斯特支支吾吾,穷于应付。维克多也听到了一些隐秘,比如,尼奥韦斯特的情人是圣骑士家族雷尔加雷尔的嫡系贵女,白银骑士的身份,但并非圣骑士,她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尼奥韦斯特安于现状,但他的情人和部属都希望能开拓南大陆;黄金骑士艾德里安对兰特皇帝有很大的影响力,他才是尼奥韦斯特联合关辉骑士团主要推手。

    令维克多大跌眼镜的是,传奇骑士尼奥韦斯特居然对情人唯唯诺诺,完全不像一个杀伐决断的兰特皇帝。

    可是,谁规定黄金骑士一定是强硬霸道呢?

    黄金骑士表里如一,相由心生。尼奥韦斯特20岁的模样,看起来青涩稚嫩,那他就是这副性格,但不代表他的信念不够坚定。只是他的信念未必是复兴兰特帝国。

    据维克多所知,这一代的兰特皇帝是尼奥韦斯特家族内婚制的产物,因为觉醒了蛮族血脉,被艾德里安公爵推上了皇位。

    内婚制违背纹章学三代血亲不通婚的原则,是骑士贵族的禁忌,只有那些渴望培育纯血脉后代的家族才会偷偷摸摸地实行内婚制。内婚的对象都是不受家族重视的边缘血裔,他们不掌权力,避世隐居,主要任务就是恢复祖先的纯血脉。

    尼奥韦斯特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性格纯粹是必然的。也正因为纯粹,他才能踏足传奇领域。至于复兴兰特帝国的重任,恐怕也是艾德里安强加给他的。

    维克多看到尼奥韦斯特这副模样,倒是认为他的信念是最初的恢复先祖荣光。

    复兴兰特帝国和复兴尼奥韦斯特家族不是一个概念,这里大有文章可做。

    维克多思考再三,决定和尼奥韦斯特见一面,转身离开山脊,向前面的一处山谷跑去。

    尼奥韦斯特和薇拉走进那处山谷,突然把情人拉到身后。

    “小心。”

    一支被青黑气流包裹的精金羽箭迅疾地射了过来,尼奥韦斯特抬起头,羽箭飞入他的十米范围,气流迅速消散,箭矢由快变慢,最后悬在空中,被尼奥韦斯特轻轻地摘入手中。

    传奇骑士的元素领域。

    薇拉.雷尔加雷尔顺着尼奥韦斯特的视线望过去,看见左侧的巨岩上,站着一名手持战弓的年轻男子。他身形纤细挺拔,身穿一件破口的龙蜥皮甲,五官精致,耳朵略尖,黑发黑眼,黝黑深邃的眼眸外有一圈暗金色的光环,神秘暗藏,高贵内敛。

    “兰德尔殿下!”

    维克多没有搭理高阶女骑士,盯着尼奥韦斯特肩膀上的豺狼人尸体,一字一句地说道:“那是我的猎物!”

    尼奥韦斯特连忙丢下风牙的尸体,低下头,局促地搓了搓手,惭愧地说道:“抱歉,我们不该拿走你的战利品。”

    有这么守规矩的皇帝吗……维克多强忍捂脸的冲动,颔首说道:“你们可以走了。”

    “谢谢。”尼奥韦斯特拉着情人朝前走,却被她一把拽住。

    “等等!”

    薇拉朝尼奥韦斯特翻了个白眼,美如碧湖的眼眸转向维克多,笑着说道:“兰德尔殿下看来知道吾爱的身份了,我介绍下我自己,我是莫里特.雷尔加雷尔殿下的次女,艾尔王国的伯爵,白银骑士薇拉.雷尔加雷尔……殿下,请容我解释一下,我们只是想帮您把豺狼人尸体拿回德凯泽伯爵领的教堂……”

    “它价值30万金索尔……我能拿的动。”

    维克多单手将鹰翼弓立在地上,挑起笔直如剑的细长眉毛,不客气地说道:“雷尔加雷尔夫人,你们在野外跟踪我,还要我说谢谢吗?”

    薇拉转了转眼珠,娇笑说道:“殿下强调野外是无法之地,那我们取走豺狼人的尸体有不妥吗?”

    既然野外是无法之地,什么事情都能发生,什么话都可以谈,对话的理由只在于彼此的实力,尼奥韦斯特和维克多都有这份实力。如果尼奥韦斯特害怕就不会拿走风牙的尸体,维克多害怕就不会现身,他要是真的跑到教堂,找回自己的战利品,气势就落入下风。

    真是个厉害的角色,难怪能把尼奥韦斯特握在手里……维克多淡淡一笑,说道:“不用浪费时间了,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我认为应该由殿下提问。”女骑士抿嘴笑道。

    明知这是薇拉的谈判技巧,维克多还是感到满意,问道:“为什么找上我?”

    “岗比斯元老院,殿下是唯一支持在菲斯湖口建港的领主,我们相信以殿下的智慧能看的更远。”薇拉顿了顿,继续说道:“您还记得渡鸦镇的肯特牧师吗?你去拜访野蛮人长老的时候,肯特大人确定您能晋升传奇,他把这个消息传递给我的父亲。所以,我们认为您不仅有眼光,还有足够的影响力。”

    她又补充道:“这件事情由我们雷尔加雷尔主导,得到六大圣骑士家族的认可。您不用担心,卷入光辉骑士团的排名之争。”

    维克多点点头,说道:“这么说,雷尔加雷尔准备在南大陆发展世俗力量?”

    “是的。南大陆广袤无边,尽是无主之地。岗比斯实力雄厚却吃不下所有的土地。我们介入之后,可以商量一个合作方案,保证岗比斯可以得到与实力相称的利益。西尔维娅殿下将在利益分配中发挥最重要的作用,这也符合兰德尔家族的愿望,不是吗?”

    “至少,我们介入南拓战略可以让博瑞王国不拖岗比斯的后腿……总比纳赫蒂加尔介入要好的多。”

    维克多未置可否地笑了笑,问道:“诚意在哪?”

    薇拉轻柔地抚摸自己的小腹,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我怀孕了……”

    尼奥韦斯特挺起胸膛,上前搂住薇拉的不显臃肿的细腰,大声说道:“我的孩子。”

    这狗粮撒的……我都还没有继承人……维克多握拳抵着嘴巴,干咳一声,颔首道:“恭喜……这是我肯见你们的原因。”

    尼奥韦斯特和圣骑士家族高阶女骑士搅在一起,又有了孩子,这个事实透露出许多信号。总的来说就是:尼奥韦斯特和圣骑士家族摈弃700多年的敌视,彼此建立了信任,得到光辉骑士团的支持,等同于背叛纳赫蒂加尔。而纳赫蒂加尔极有可能是谋害莱恩.奥古斯特的幕后黑手。

    但这不代表,奥古斯特愿意放下对尼奥韦斯特的仇恨。

    “你杀了我的国王。”维克多冷冷地看着兰特皇帝。

    “我……没有!”

    尼奥韦斯特摇头辩解道:“有人希望我在骑士对决中斩杀莱恩,可我不想那么做……我让莱恩向我进攻三次,只要他能让我后退半步,我就退出东部行省,赦免两位伯爵的叛逆之罪。如果莱恩做不到,就把叛逆交给我处置,再割让领土,向我行跪礼……莱恩不守信用,三次进攻没能撼动我,他就使出不成熟超凡战技,结果被元素海侵染了身心。”

    “我虽然负了伤,但伤势并不重,我原本有机会对付罗兰,却没有出手。”

    薇拉在旁边解释道:“当时,西尔维娅殿下在獠牙城的城墙上,目睹了骑士对决的经过,如果尼奥韦斯特反击莱恩,她绝不会放走尼奥韦斯特。”

    维克多也是无语了,尼奥韦斯特只守不攻,半步不退,莱恩的脸往那搁?难得有一位传奇骑士做陪练,胆大妄为的莱恩.奥古斯特当然想借这个机会,一窥传奇领域的奥秘,结果把自己给坑死了。

    只能说尼奥韦斯特的性格让人忍不住地想欺负一下老实人,反而忽略了他是一位具有传奇实力的殿下。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罗兰不会放过你的……”

    “我随时等候她的挑战。”尼奥韦斯特点点头,气哄哄地说道:“请兰德尔殿下转告罗兰殿下……生死对决,我不会留手。尤其奥古斯特……不讲骑士对决的规矩。”

    维克多抽动了下嘴角,转而说道:“我们岗比斯有开创帝国的设想。你宣布解散兰特帝国,承袭公国领主的身份,我才有立场向鸢堡建议,与尼奥韦斯特合作开拓南大陆的事宜。但我不承诺,我的建言一定被元老院采纳……我可以肯定一点,苏斯湖的建港条件优越,总有一天会有湖畔港口。”

    “解散兰特帝国?!”

    薇拉先是惊愕,然后露出深思的表情。尼奥韦斯特看了她一眼,迟疑地说道:“这件事情,我要回去征询家族封臣的建言。”

    “就这样吧。”

    维克多点点头,拎起鹰翼弓,说道:“把风牙留下,我们就此告别。”

    见尼奥韦斯特护着薇拉向山谷的另一端走去,维克多又忍不住说道:“我能问一句吗?陛下为什么不愿意听从纳赫蒂加尔的劝告,在对决中斩杀莱恩国王?”

    尼奥韦斯特停住脚步,抬头说道:“我觉得兰特帝国领挺好的……没有必要引发争端。”

    “……但他告诉你,如果你什么都不做,帝国领最后的土地都会被岗比斯吞并?”

    尼奥韦斯特讶异地点点头,没有说话,继续朝前方走去。

    等出了山谷,薇拉叹息道:“解散兰特帝国,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建议……可是,这件事情牵扯太广,你会非常为难,甚至背负骂名。而且,解散兰特帝国,你就丧失了对四王国的君主身份,奥古斯特可以名正言顺地向你发起复仇战争,纳赫蒂加尔不会再插手。兰德尔殿下是鸢堡侍从出身,和罗兰的关系亲近,他也有可能加入讨伐你的行列……换而言之,我们无法确定这是不是兰德尔殿下故意设下的陷阱……关键要看光辉骑士团能给你多少支援......我回去,问问我父亲吧。”

    尼奥韦斯特想了想,说道:“光辉骑士团保证西尔维娅不出手就行!”

    “什么意思?”

    “兰德尔殿下虽然是传奇,但他打不过我。”尼奥韦斯特信心满满地说道。

    话音刚落,一缕微风突然变成一股青黑色气流,旋即转为靛蓝的虚空风元素,向尼奥韦斯特的头发袭去。他猛地一抬手,将锋利的蓝色流光握在手心里碾碎。

    “呲啦”一声,空气爆裂,气流激荡,尼奥韦斯特的犀皮手甲被虚空风元素撕开,他的手掌却毫发无伤。

    薇拉四处张望了一圈,回过头,惊疑不定地问道:“这就是兰德尔殿下隔空击杀风牙的超凡战技?”

    “他打不过我……我也打不过他。”尼奥韦斯特看着破破烂烂的手甲,诚实地说道,随即又脸色大变。

    “糟了……”

    “怎么了?怎么了?”薇拉躲进尼奥韦斯特的怀里,一脸警惕地左顾右盼,生怕维克多给她也来一下。

    “我叫你姐姐,可能被他听见了……”尼奥韦斯特有点难为情地说道。

    “.…..噗,亚当,你为什么这么可爱?”

    四公里外,维克多割下凶暴豺狼人的首级、筋腱和心脏。他刚刚忍不住拿尼奥韦斯特掂量了一下宿敌针对传奇大地骑士的效果。

    “似乎……谁也奈何不了对方,但我才踏入传奇,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