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共十一盘录像带,总时间长达400多分钟,”晚上十点,特调组办公室内,赵玉冲曾可埋怨道,“可你们却告诉我,无法进行有效比对?

    “拍摄者的手、鞋子、腿、脚,露出了那么多地方,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证明那是不是康子清本人吗?”

    “组长,”曾可为难地辩解道,“现在的问题不在视频里面,而是出在康子清的身上!

    “康子清已经死了,他的身体数据实在是太少了!我们甚至连他的身高到底是多少都不知道!”

    “不可能!”赵玉嚷道,“福利院是干什么吃的?不是给康子清安排了医生,定期做检查吗?”

    “医生只关注他的健康,并没有留下有用的数据!”曾可无奈地回答,“再说,康子清是植物人,又没有亲朋好友照顾,他们的定期检查,根本就是走走形式而已!”

    “呵呵,真是够讽刺的!”赵玉摊开手问道,“照片呢?通过照片也比对不出来吗?”

    “目前只找到了几张照片而已,”曾可摇头说道,“但都是上世纪*十年代的照片,比对的意义不大。ωヤノ亅丶メ....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困难的比对,说实话,别说dna,我们现在连康子清的血型是什么都不知道!”

    “该死!”赵玉郁闷地拍了一下白板,他也没有想到,一个简单的视频比对,竟然会进行得如此艰难。

    “哪怕……”曾可无奈地说,“康子清的尸骨还在,我们也能通过骨头计算他的身体比例,可现在……唉……”

    “dna至少还是有的吧?”赵玉忽然想起什么,“就算找不到康子清的dna,不是还有他的儿子李默吗?”

    “嗯,李默的dna样本已经采集到了,但是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化验出来,”曾可汇报道,“对了,关于装有录像带的那个皮包,鉴证科已经检验得差不多了。

    “在皮包以及皮包物品中检测到了一些不同含量的皮屑组织,还有几根头发……

    “目前,已经检测出了四组不同的dna数据,排除了欧阳冬的数据以后,等于还有3个人接触过那个皮包,”曾可言道,“当地警方已经进行了比对,目前没有发现匹配者。”

    “哦,这三组被采集的数据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含量最多的?”赵玉问。

    “是的,”曾可点头,“很明显,含量最多的那个人就是皮包的主人!”

    “那好,等李默的数据出来,先跟这组数据比对一下!”赵玉说道,“至少,我们可以知道,这个包到底是不是康子清的!”

    “明白!”

    曾可汇报完毕,刚想转身离开,却被赵玉叫住。

    “曾可啊,嗯……”赵玉指着白板上的资料说道,“你看,第一名被害人魏琪琪就是从北仓失踪的。

    “而康子清的那场车祸,也正好在北仓,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嗯……我刚才已经想过了,”曾可言道,“毕竟……不是同一个时候啊!魏琪琪是在99年失踪的,而车祸则发生在06年,时隔7年,不在同一个时期。

    “不过嘛……”曾可话锋一转,又道,“通过这两个线索,我估计,至少康子清当初,应该经常去北仓市吧?没准儿,他的工作单位就在北仓!”

    “嗯……”赵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99年和06年,正好是视频杀人案的一头一尾……我总感觉,这里面蕴藏着什么玄机!”

    嗡嗡……

    就在此时,赵玉的手机忽然响了,曾可见状,只好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继续工作。

    赵玉打开手机一看,顿时皱起眉头。

    没想到,来电显示上又出现了一个不明国籍的国际长途。

    呼……

    看着电话号码,赵玉大概其已经猜出来,应该是那个杰卡给自己打过来的。不用说,他已经按照约定给了自己账号,那么作为交换,他自然是来提条件来了。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赵玉深知这个道理,只不过,他没想到杰卡这么快就来催促,心里顿时升起了不快,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了一个月的限期了吗?

    嗡嗡……

    电话一直响个不停,赵玉最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毕竟自己已经跟杰卡达成了协议,他不想让杰卡以为自己是个不讲信誉的人。

    然而,电话接听之后,赵玉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多了。原来,这通电话根本不是杰卡打过来的,而是那位法国陀枪师姐——朱丽叶!

    不会吧?

    如果早知道是朱丽叶的话,那赵玉更不会接电话了。

    然而,现在既然接了,那也只好勉为其难地跟朱丽叶白话起来。

    果然不出苗坤所料,在电话里,朱丽叶先是把赵玉捧上了天,夸他破案多么厉害,甚至还说,连法国总统本人都有心想要跟他见面,还要颁发什么巴黎好市民之类的荣誉……

    等到夸赞完毕之后,便直接暴露出了她的真实目的,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说赵玉去破别的世界级悬案,比如距离中国比较近的菲律宾古曼童杀人事件,以及澳大利亚的地铁相撞案之类,说得要多诱人有多诱人……

    赵玉哪有心思跟她扯皮,当即以正有要案在身的理由回绝了她。

    可是,朱丽叶却很固执,还在一味地劝说,说什么不能浪费了赵玉的天才什么的,说得隔着电话,赵玉都能看到她唾沫星子横飞的样子……

    最后,赵玉迫不得已,只好强行打断她,准备挂掉电话。

    “喂,等一等,等一等……”谁知,在挂掉电话之前,朱丽叶又飞快地说道,“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跟你说……这一次,你可以一定要听我的,要不然,你一定会吃大亏的!”

    “哇塞,你这中国话说得可是越来越溜了,你也是个天才啊!”尽管老大不情愿,但赵玉的恭维却是发自内心,因为朱丽叶的全称通话,使用的全都是汉语。

    “中国神探,我知道……”然而,朱丽叶却没什么开玩笑的意思,极为严肃地警告道,“杰卡已经跟你达成了交易,要你帮他办件案子……”

    我靠……

    赵玉蓦地一愣,万没想到,朱丽叶竟然会突然提到杰卡。

    “听我的,”朱丽叶重重地说道,“那件案子就是一个火坑,你可千万不要往下跳啊!”

    “哦?”朱丽叶的话,反而勾起了赵玉的好奇心,当即问道,“那你说说,他要我办的,到底是什么案子?”

    “这个我可不能说,”朱丽叶快速说道,“不过,你那么聪明,一定能够想到,既然连杰卡那帮人都搞不定,还能是什么好案子吗?

    “赵,我可不是因为female苗,我是真的看在你跟我在奇迹岛生死豪情的份上,才特意冒着风险提醒你的!

    “你可一定,一定,一定要听我的!不管杰卡怎么花言巧语,你可千万——不要去!!!”